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董伟生教授访谈录

2017年3月10日晚20:00,专委秘书处通过网络在线方式采访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电子工程系董伟生教授。

董老师,感谢您百忙之中安排时间接受我们的访谈,分享您研究过程中的经验!

您在图像处理方面做出了令人瞩目的工作,能否和大家分享一下您在科研道路中获得成功的经验,以及您取得这些成就的动力呢?

其实我也没有做出什么令人瞩目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成功经验。我还是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科研经历吧。

我本科是在华中科技大学读的,读本科时,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科研训练,对偏理论一点的研究没有兴趣,只是比较喜欢编程,参加了一些电子设计竞赛方面的活动。后来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师从石光明教授读研究生时,也主要是接触一些工程性的工作。研一有段时间导师不在,我就自己申请了个课题进行研究,后来也捣鼓出一些成果发了篇SCI和一些会议论文。但当时其实还不太懂什么叫科研。真正改变我的是博士一年级导师推荐我去微软亚洲研究院吴枫老师研究组实习的经历,这应该是引导我慢慢走向学术研究道路的一个转折点。这段实习经历虽然也有痛苦挣扎,但开拓了我的视野,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了高水平科学研究的魅力,立志要做高水平的科研。回到学校后,经过导师的推荐,我还认识了后来对我影响也比较大的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武筱林教授,体会到了武老师那种“一门心思都在科研上”的专注,感觉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科研问题,这给我的冲击非常大。我从他们身上学会了勤于思考,做研究时要专注于一个问题,不能轻言放弃,三心二意,我想这应该是科研道路上一个值得借鉴的经验。

后来经导师和武老师推荐至香港理工大学跟着张磊教授做项目和科研,接触到了一些稀疏编码的内容,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个较新且热门的方向。自从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后,我的研究工作就变得相对顺利一些。所以这也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一条经验——想要把科研做好,选择一个好的方向特别重要。一个相对主流、前沿的方向,相对也会更容易取得成功。

我后来取得的成果离不开前期工作的积累,我正是把以前在西电做图像处理时候的想法应用在稀疏表达上,才开始比较顺利。所以说科研应该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会体验到很多失败和挫折,但不能因为这些失败和挫折就轻言放弃,而是要一直坚持下去。坚持,也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一条经验。

我做的方向相对比较窄,这对一个成功的研究者来说可能是一个不好的地方,但好处是能保持对一个方向深入的思考,做出比较有质量的成果。如果研究方向广而不精,只在别人的工作上简单做些修改而发表成果,这样的论文含金量并不大,我想这是不值得学习的。

我们想请教一下董老师,当您处于科研瓶颈期的时候,是怎样克服这些挫折的?

我读博士的前期其实也是挺不顺利的,做了大量的实验,但是效果并不太理想,博士前两年也并没有发表论文。但是正是这一段时间的研究积累,为我后来在做稀疏编码方法的工作奠定了基础。我也听过很多在各领域取得优异成果的研究者介绍他们的经历,在科研道路上至始至终都非常顺利的人比较少。那些一开始经历很多挫折,做不出成果的人,一旦当知识和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对这个问题有深入的理解,成果可能也会随之而来。所以我觉得要养成一种积极良好的心态,把挫折当作是一种积累。

有没有哪段研究工作让您印象特别深刻?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香港交流的那一段经历。虽然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但是因为没有什么杂事的干扰,能安心的做科研,加上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方向,所以也取得了一点成果,发表了一些论文。其实在那边开始的时候也是不顺利,一篇论文被拒,另一篇论文有一个审稿人给的意见很差,后来我突然想到博士初期做的一些小波降噪方面的东西可以应用在我当时做的稀疏编码方面的工作上,最终打动了审稿人。这是我发表的第一篇TIP论文,也是我目前为止引用次数最高的论文,加上这过程的波折,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后来就相对顺利多了。

您曾经在香港理工大学担任Research Assistant,有机会感受香港的学术氛围。您认为大陆和香港的科研区别最大的地方是什么?

我认为最大的区别可能是国内氛围相对浮躁一点,干扰比较多。好像很多学生在国内表现并不太出色,但到了香港,或者是国外其他地方,他能做得很好。可能是因为国外的这些地方有一个比较好的科研氛围,有环境的熏陶,学生就会不自觉地静下心来学习,向更高水平的研究者靠拢。国内的学生可能由于毕业要求的限制,会更势利一些,比如说“我一定要发一篇SCI论文”这种想法,但是在国外他们就不在乎这个问题,他们在乎的是我能做出什么好的、有影响力的工作,而不是我什么时候能发表论文。还有一点可能是国外的学校老师们研究的课题相对来说更前沿一些,参加这些课题的学生成果产出可能比国内的学生机会更高一些。

作为IEEE TIP、CSSP 、SIIMS、FCS等高水平期刊的编委,能否结合一些印象比较深的审稿经历,谈一下您认为论文写作中需要注意什么问题呢?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写学术论文对于研究生,特别是刚开始进行科研工作的博士来说,是一个比较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一开始在论文写作方面做得也不太好,随意写出一句话而不琢磨琢磨,句子中充满着语法和逻辑上的错误。后来被武老师多次批评后,我才变得更加谨慎,写每一句话都力争意思表达清晰,数学符号等定义清楚。另外我觉得在论文写作之前,要把论文的思路理清楚,就像讲故事一样把工作的motivation讲清楚,突出自己工作的创新性,然后把自己的工作按各部分逻辑关系介绍清楚,实验验证充分并且结果不错,这样的话审稿人也就没有理由拒你的稿子了。

您一般会从哪几个方面来评价一篇稿件呢?您认为稿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创新性吧,这篇文章所述的工作有没有新意,应该是审稿人最看重的。特别是现在很多来稿的论文,只不过是简单地将几个部分进行结合,或者是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做一些小的改进,给人的感觉并没有什么新意,这样的工作其实我是不太欣赏的。从我个人的科研经历来说,我觉得如果完全随波逐流地去做科研工作,能够获得能产生影响力的成果的几率比较小。好的工作需要有自己的思考,体现自己的特色,才能让审稿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是如果你想做的和别人不一样,首先要对这个问题认识得足够深刻。

您在图像处理方面研究成果卓著,能为刚入门的青年人提供一点建议吗?

其实也只是在我做的方面上取得了一点成果,远远谈不上成果卓著。要展开研究工作,我觉得首先要选定一个合适的并且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刚开始入门主要还是要多读一些相关的经典论文,了解经典的算法来加深对问题的理解,但同时也要了解这个学科方向的发展前沿工作。如果只是对前人的工作做一些简单的修改,这样也许可以发表文章,但是这样的论文对业界不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含金量不高。只有当你对一个问题持续地思考,那么你对这个问题就会有比一般人更深刻的认识,才有可能做出比较有创新性的工作。

如果您的学生想要涉足一些您不是很擅长的领域,您会支持他们吗?

我肯定是支持他们的。我觉得这种学生是好学生,他能有自己的想法,可以去尝试其他的东西。对于这样的学生,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开拓这个方向,不需要局限于我原来的方向。也许我平时不会有太多时间在这个方向上做研究,但是如果他有这个兴趣,而且这个方向是可以做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我是百分之百支持的。

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科研团队?

目前我这边没有年轻教师,以研究生为主。每个年级我大概招4个硕士研究生,博士生方面目前我和石光明老师一起培养的大约有3到4人,现在我的团队规模还是相对比较小。我主要是和学生,以及其他学校的一些老师进行合作。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适当扩充一下这个团队。我们团队现在主要偏向于算法性的项目上,在工程性项目上没有多少投入。

研究团队的组建和管理是研究工作顺利开展的基础,能不能分享下您在学生指导方面的心得?

我觉得目前我在这一方面做得一般。当了老师以后,感觉自己在管理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应该说现在还处于摸索阶段。在管理学生的问题上我也和其他老师大同小异,主要是定期检查学生工作,和他们讨论一些科研上的想法和心得,试图和他们一起解决遇到的问题。对那些对科研比较感兴趣的学生,抓得会相对紧一点,对他们的要求会相对高一些。我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好的是,对学生的指导比较细,这样我的想法可能会过多地干涉了学生的想法,甚至直接帮他们解决了他们的问题,这是不利于学生科研发展的。如果他们靠自己去解决问题,虽然要经过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但同时他们也能学到更多、积累更多,能力会得到比较大的提升。

您对学生在论文方面是如何要求的?

对于硕士我没有什么要求,毕竟他们也没那么大的motivation要发很高水平的论文。我倒是希望他们能自由发展,经历一个完整的科研过程,对他们的科研能力有所提升。对于博士生,我的要求会高一点,通常要求他们发一些高水平的论文,不求在量上做突破,但是一定要保证质量。有时候,有的学生会告诉我,某某导师的学生一年发了多少篇文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我对学生的要求比较高,我希望他们做的工作是有创新性的,不是随大流的、简单的改进、应用和结合之类的工作。

在科研上您的未来发展目标是什么呢?

我觉得还是踏踏实实做科研吧,这也是我的兴趣。我比较享受每天在实验室看论文、做实验,和学生讨论问题的生活。我对后面几年的规划主要还是希望能把科研做好,在原来的工作基础上找到一些更加重要的应用,并适当拓宽一下自己的研究方向。最近我也得到了一些资助,未来一段时间可以好好利用这笔资助发展团队,做一些感兴趣的、有意义的科研。

在未来几年里,您有想过开辟新的研究方向吗?

那肯定是会有这样的想法的,特别是以后在扩充研究团队时,招收的学生多了,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想法,自然也会开辟一些新的方向。其实这几年我也有关注深度学习,但是我一直没有真正进入到这个领域,刚开始我也没有真正地理解这个东西。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要跟风地去做,不要因为深度学习最近非常热门,就直接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用了,而是要把这个东西理解得足够深入和透彻,能够提出我自己的、新的问题,所以我要进入一个新的领域,相对要慢一点。

董老师您是如何看待深度学习的呢?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这项技术,但当时对神经网络理解不深。一开始我试图去理解深度学习这些模型,思考它们这么做有什么道理,也试图去设计一些网络。可是后来由于事务比较多,也没花多少时间在上面,所以对这领域涉足还不是很深。现在对这个领域理解更深刻了一点,我觉得深度学习肯定是有道理的,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前几年里,大家用深度学习解决各种问题,可能偏应用的多一点。深度学习的风格跟我原来的研究风格不太一致,我原来喜欢对问题进行深入理解,结合自己的理解,设计一个数学模型,然后再通过数学优化来求解这些实际问题,希望达到比较好的效果。然而深度学习并不需要很深厚的数学模型,主要是调整网络结构,优化参数,通过数据驱动来获得比较好的结果。这跟我原来的风格差距比较大。在后来的研究工作中,我发现神经网络跟我之前研究的那些优化问题其实也比较相关,深度学习可以把我们原来那套迭代求解用网络来实现,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我也有安排一些学生从事深度学习方面的研究,不过我希望他们做出来东西能跟别人不一样,除了结果好之外还要有自己的创新。

您在时间管理上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您是如何平衡科研和日常生活的?

在时间管理上我也没有什么心得,就是一有空余时间就工作,我比较享受工作的过程。一年中主要是过年和暑假会给自己放放假,平时也没有周末和节假日的概念,我想这是大多数科研工作者的常态。在时间管理方面,我觉得提高效率是很重要的,工作的时候就专心完成该完成的事情,这对学生来说也是一样的,在实验室要专注。效率提高了,就能从时间里面挤出更多时间来。现在我每天来回家里和学校的路上要花费比较多的时间,也需要腾出一些时间给家庭,想要在较短的工作时间里产出成果,就要依靠高度的专注和效率了。

董老师,在生活中您是什么样的人呢?能否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生活的其他方面么?

在生活方面我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平时比较忙,喜欢听音乐,体育方面喜欢打乒乓球、看NBA。现在有时间就跑步锻炼身体。每天下班回来陪孩子玩会,周末带孩子出去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平时工作也比较忙,所以尽可能多花时间陪陪孩子。

董伟生,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学院教授,博导,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2004年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博士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曾在香港理工大学、微软亚洲研究院进行访问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图像稀疏表示、图像处理逆问题、图像降噪和超分辨率等。发表论文40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通信作者在CCF-A类期刊IJCV、IEEE-TIP以及A类学术会议CVPR、ICCV、NIPS上发表论文10余篇,4篇论文入选ESI热点/高被引论文,论文被引用2600余次。曾获IEEE  VCIP国际会议最佳论文奖,陕西省科学技术一等奖。担任包括国际权威学术期刊IEEE Transactions on Image Processing、SIAM Journal on Imaging Science在内的3个国际期刊的AE。

(责任编辑:余烨 余志文 韩爱丽)

 

委员好消息

 

  • 2016年12月30日,CCF组织评估专家成立专委评估工作组,对下属34个专委(专业组)进行了评估工作,计算机视觉专委被评为优秀专委。计算机视觉专委学术会议影响力大且吸引众多知名企业赞助,积极开展走进高校活动和走进企业活动,专委简报宣传科研热点,在扩大专委和领域的影响力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和努力。同时获评优秀的另外4个专委是虚拟现实与可视化技术专委、大数据专委、中文信息技术专委和数据库专委。
  • CCF-CV专委会委员、公安部三所物联网中心梅林主任带领的“搜神”代表队,继ImageNet2016挑战赛获得多个单项冠军后,今年首次参加COCO图像目标检测竞赛(总共有检测、分割和关键点检测三个任务),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力压CMU、Universite Paris Est等世界强队,以仅次于谷歌的成绩获得全球第二名。COCO (Common Objects in Context)是由微软发起,包括微软、FaceBook、卡耐基梅隆大学、康奈尔大学、布朗大学等多家高校和研究机构参与构建的一个图像理解数据集。
  • 2017年1月11日,中国计算机学会举行CCF“中国科协青年人才托举工程”答辩会,经过专家评议,CCF-CV专委委员、南京理工大学李泽超入选2016-2018年度“中国科协青年人才托举工程”,此次共有6人入选。李泽超毕业于中科院自动化所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曾获得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论文奖、中国计算机学会优秀博士论文奖、中科院院长奖等。“中国科协青年人才托举工程”旨在鼓励32岁以下青年科技工作者开展原创性研究,支持这些青年学者在创造力黄金期脱颖而出,做出突出业绩,努力成长为品德优秀、专业能力出类拔萃、社会责任感强、综合素质全面、具有国际视野的学术技术带头人,成为国家主要科技领域高层次领军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的重要后备力量。
  • 2017年2月22日,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网站公布了2016年度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科学技术)授奖项目,共有312个项目或个人获奖,其中一等奖116项、二等奖187项、青年奖9人。获奖名单中共有CCF-CV专委委员8人(大连理工大学卢湖川,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陈松灿、谭晓阳,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刘青山、袁晓彤,中科院自动化所程健,厦门大学纪荣嵘,复旦大学张文强)。卢湖川教授主持的“复杂场景下显著性检测与目标跟踪”、刘青山教授主持的“视觉特征低维表达理论与方法”获得自然科学二等奖,张文强教授主持的“服务机器人关键技术及应用”获技术发明二等奖。
  • 2017年2月27日,爱思唯尔 (Elsevier)于爱思唯尔科技部中国区网站发布了2016年中国高被引学者(Most Cited Chinese Researchers)榜单,共收录1776名最具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学者。计算机科学领域入选者最多,达152人。CCF-CV专委13位委员榜上有名,他们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陈松灿,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刘成林、王亮、谭铁牛,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谭晓阳,浙江工业大学陈胜勇,华中科技大学白翔,深圳大学沈琳琳,清华大学郭振华,哈尔滨工业大学邬向前、徐勇,同济大学王瀚漓和南开大学程明明。
  • 2017年3月7日获悉,CCF-CV专委委员、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俞俊教授(合作者芮勇、陶大程)的论文“Click Prediction for Web Image Reranking Using Multimodal Sparse Coding”获得IEEE信号处理学会2016年度最佳论文奖。IEEE信号处理学会(IEEE Signal Processing Society)是IEEE所属的最主要的学会之一,该学会颁发的最佳论文奖也是信号处理(含图像处理)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国际学术奖项之一。该奖项每年从过去5年的IEEE信号与图像相关的多个著名期刊中,经权威专家评选出不超过6篇最佳论文。此次俞俊教授获奖的论文于2014年发表在《IEEE Transaction on Image Processing》第23卷第5期上。
  • 2017年3月获悉,CCF-CV专委委员、上海科技大学教授、虚拟现实中心主任虞晶怡正式担任2017国际计算机视觉大会(ICCV)、国际计算机视觉与模式识别会议(CVPR)、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 (NIPS)三大人工智能会议领域主席。ICCV、CVPR、NIPS作为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顶级大会,是国际人工智能领域评价学术水平和研究成果的主要方式。领域主席担负大会论文筛选和评价重责,一般是由领域内颇有建树的专家学者担任。虞晶怡教授担任这三大顶会领域主席,彰显了华人在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领域内的国际影响力。

(责任编辑:刘海波)